1. 首页
  2. 国外

【城市·记忆】这里是宁波城区的绝对核心,造就甬城家私行业的传奇 宁波第六空间国际家居

如果仅从地图上看,这里绝对算得上宁波城区的核心。这里,见证了改革开放的发展潜力,也造就了一个行业的传奇。

沧海桑田,风云变幻

而今,这方土地

将见证老城再出发!

◆时代的弄潮儿

上世纪80年代末,改革开放春风的滋润,使城市发展步伐明显加快。而随之带动的房地产业的迅速崛起,也让家具、建材、装潢市场应运而生。这些市场大多先以商家店铺起步,后集聚形成专业市场。三号桥市场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原东郊乡甬升村(现甬升股份经济合作社)抓住宁波城市框架拓宽东延的新机遇,充分利用近郊地利优势,调整产业结构,大力发展第三产业,推动集体经济迈上新台阶。

1993年3月,该村以药行街道路改造为契机,甬升村与市工商局决定联袂打造三号桥家私市场,开拓了商业用房租赁门路。同年7月28日,宁波市三号桥家私市场开业,是宁波市最早建立的市级专业家私市场,也是当时浙江省最大的家具产品买卖集散地。整个市场土地面积20.3亩,房屋面积1.8万平方米,经营户约130户,主要经营各类民用、办公家具,市场性质为批发、零售,面向中、低档消费人群。

◆这里,记录了他的韶华

推开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迎面是一条小路。所谓小路,不过是两边建筑之间留出的空地。空地的两边,堆放着一些杂物,略显得破败。此情此景,你很难将这里和当年商贾云集时的热闹场景联系起来。

拐个弯,视野瞬间开阔。铁皮屋顶,四方形的结构格局,正门口一块红色横幅,上书“三号桥市场”。

走进去,偌大的市场空空荡荡,只留下满地的建筑碎片。店面与店面之间,没有墙壁隔开,只有不锈钢的立柱上悬挂着的招牌,将一个个不同的店铺区分开来:这里,是张三家的,那里,是李四家的。

“这里,就是我的摊位了,现在看看好像不大,但在当时来说,已经算小有规模。”何伟飞站在自己的摊位前,比划着说。

52岁的何伟飞,算得上三号桥市场的“元老”级人物。三号桥市场开业的第二年,他就在这里租下了摊位。

何伟飞是宁海人,年轻时在家乡跟着师傅学做油漆工。1993年,他在外漂泊了十多年之后,便来到宁波开了自己的小型家具厂。

正是在这一年的7月,三号桥市场开业,让零散的家私店有了一个“安居地”,也让何伟飞瞅准了商机。第二年,新婚不久的他便到市场里租下了两个16平方米的摊位。

“那时候厂里已经走上正轨,而且从民用的家具转向了办公家具。”白天何伟飞和妻子一起在市场里做着办公家具的批发和零售,晚上就赶回到工厂,监督着产品的生产。

何伟飞说,他给自己的店铺取名叫做“甬发”,就是希望在宁波的发展能够顺利。从三号桥市场起步,何伟飞的事业版图也开始“扩张”。一年以后,他从一个经营板材生意的老乡手里,接过了两个门面。于是,何伟飞的摊位扩展到了4个,面积也增加到了64平方米。

从早上7时多开门,到晚上4时关门,整整22年,何伟飞说在自己家里的时间,都没有在市场待得长。生意忙不过来,他便聘请了两个驾驶员负责送货。“这么多年的午餐,我几乎都是在市场里吃的。”菜从家里带过来,米饭是由市场提供。

如今,因为拆迁的缘故,何伟飞的店面搬到了兴宁路跟福明路交叉口的一个家居城,但是他还是对三号桥依依不舍。他说,没有这里,就没有他的现在。

◆一个行业的代名词

“三号桥市场对于我而言,分量格外重。”刚一张开嘴,张富娣就说她的脑海中出现了许多的场景:从一片稻田,到一个众人皆知的家私市场,一幕幕就像是电影胶片般闪现……

1992年的10月下旬,张富娣刚刚从上一任书记的手里,接过了甬升村党支部书记的重担。那一年,她43岁。

在她接手的初期,因为市政工程建设等原因,导致村里的许多土地被征用,留下了近300亩的稻田。

“土地的减少,导致将近100多个劳动力的出路成了问题,而且村里的集体经济发展也成了难题。”刚一上任,这些难题就像是大山一样,摆在了张富娣的面前。

出路在哪里?发展实体经济。张富娣说,上一任书记的想法,给了她启发和信心,促使她下定了发展集体经济的决心。原来,在张富娣上任之前,村里的上一任书记就曾跟宁波市商务局等相关部门的领导一起探讨过,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被暂时搁置。

1993年初,经过多番洽谈之后,在市工商局的支持之下,利用闲置土地建造一个实体经济市场的蓝图成型。

当年3月,合同刚刚签订,前后不到一星期的时间,施工队伍便开始进驻。三个月之后,一个拥有9000平方米左右的“棚+屋”结构的市场,便正式亮相。而这,就是三号桥市场的“曾用名”——宁波市装潢家私市场。

“现在想想,当时真的是创造了奇迹。”如今回忆起来,张富娣依旧感慨万千。

她说,当时也有一个有利的条件,那便是药行街面临着动迁改造,聚集在那里的商户们,面临着去留的难题。为了将他们吸引过来,村里的干部们便拿着宣传材料,挨家挨户去散发。

“那时候的生活水平不高,门面也不用装修,摆几张样品就可以开门营业了。”张富娣回忆。当时为了公平起见,所有的商铺都是采用拍卖的模式。在一个借来的会场里,所有的摊主都参与其中,一个16平方米的摊位,每天需要支付16元钱的租赁费,租期为三年。

当年7月,八十多个摊位整装待发。浙江省首个专业化家私市场,正式开始运营。

市场刚刚起步,市民的知晓度还不够,导致市场的生意并没有出现火爆的场景。怎么办?“我们就在各个小区里面,一些交通要地做起广告。”张富娣说,就这样随着知名度的增加,一些周边的经销商也纷纷开始注意到这个新生的家私市场,覆盖面也由市区开始辐射整个宁波大市范围,连市外乃至省外的人都慕名而来。

张富娣告诉记者,最早的时候,三号桥并不叫三号桥,而是叫做宁波市装潢家私市场。因为市场附近有一座桥梁,就叫做三号桥,所以大家为了方便记忆,也为了方便指明地理位置,便以桥名来称呼市场,“三号桥市场”也由此而来。

客流量大了,生意自然也红火起来。张富娣说,开业第一年,村里投入的140万元成本,全部收回。不仅如此,还安置了30多个劳动力就业,并且带动了周边仓储业的发展。有些村民看出了其中的门道,也跟着做起了买卖。

有了三号桥的基础,1999年致力于中档商品的甬兴家私商城开业,2008年高档国际家居品牌云集的第六空间闪亮亮相,三号桥开始由一个市场逐渐演变成宁波的家私行业代名词。

◆涅槃等待重生

商业的集聚,让三号桥成为了家私行业的代名词,也造就了宁波人买家私到三号桥的习惯。而三号桥地块所在宁穿路区域,也一度曾是宁波工业文明和专业市场发展先行地,承载着当时重要的城市功能。

如今,随着时代的飞速变迁,这里却突显出产业配置低端低效、形象破旧脏乱、基础配套设施不足、交通拥堵等各种问题,成为城区里的一块“伤疤”。

2014年8月,甬江东南岸及宁穿路区域旧城改造启动,三号桥地块迎来“重生”良机。去年7月,三号桥家私市场顺利完成房屋征拆协议签约。目前,这些商铺大多都搬到了位于兴宁路跟福明路交叉口的家居城。

“不仅环境变好了,而且配套设施也更加现代化。”作为见证市场一点点繁荣起来的“元老”,何伟飞说,虽然商铺已经搬离了,但是这里昔日的辉煌,以及对于这片土地的深情,依旧存在。

如今,翻开新的宁穿路区域用地规划,三号桥家私市场地块将被用作住宅用地和部分道路、绿地。在不远的将来,原三号桥家私市场的土地上,将拔地而起一座崭新的时尚休闲街区。

“家私千万样,满意在市场”,这是过去老百姓口口相传的一句话,虽然里面只有市场两字,但是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个市场,就是指三号桥家私市场。

站在改革开放的浪尖上,三号桥市场的发展点滴,更像是一部激荡而伟大的中国经济发展史。回望来路,这个市场从贫瘠到富裕,从禁锢到自由,让我们有太多的理由为之击节赞叹。

1993年~2016年,在这段波澜壮阔的时光里,三号桥像是一个巨大的试验场,不断创造着惊喜,纵然她也有衰老的一天,但最终在她的哺育下,还是实现了城郊接合部向都市核心区的成功蜕变。

原创文章,作者:热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irinfo.com/15/344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