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国外

山西:24岁妙龄女子在家中离世,家人认为是突发疾病死亡,这究竟是病逝还是他杀? 凌晨1点属于上午还是下午

一名24岁的妙龄女子在家中离世,

家属发现后都认为是突发疾病死亡,

然而背后原因竟不简单,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怎么一回事。

11月15日,高平市东城街道办事处南李村24岁女子魏某在家中死亡。就在其家属认定魏某是突发疾病死亡的情况下,当地公安民警发现蛛丝马迹,终于在案发45小时后将涉嫌杀人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抓获归案。是什么原因,让他对一名女子痛下杀手?民警的破案过程又是怎样?为何会最终锁定嫌疑人李某?近日,山西晚报记者采访了办案民警、死者家属、村民等,还原了案件的整个过程。

11月15日9时40分急救中心

在急救中心,高平市公安局何法医正在聚精会神地对一名去世的女子做体表检验。“眼睑有溢血点,颈部有疑似扼痕,手指青紫,有窒息征象……极有可能是起命案。”何法医起身对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李警官说:“有必要进一步确认,需要检验。”

网络配图

李警官走向在现场的死者家属和亲戚。“怎么可能被害呢?我姑娘身上看见正正常常的,没伤没血的,肯定是突然得了什么不好的病走了!”“她刚走,又要在身上动刀子,犯忌讳又遭罪。我们不同意做体表检验!”悲痛欲绝的魏某家属,不相信是他杀,认为魏某就是突发疾病身亡。

11月15日10时10分青岛

三个月前,家住青岛的小王从网上结识了女友魏某。其间,二人“一网情深”,每天电话语音聊天互相关心、嘘寒问暖。

11月14日晚9时开始,小王与魏某语音聊天,聊到互相睡着了都没有挂电话。次日凌晨4时,醒来的小王在电话里叫了魏某两声没反应,于是挂了电话又睡着了。

网络配图

11月15日10时10分,小王接到高平警方电话,得知女友已经死亡。电话里,沉默片刻的小王终于开口:“我现在从青岛出发去高平,想见她最后一面。”

11月15日11时南李村魏某家

死者魏某是24岁的未婚女青年,家位于南李村村中央的独家庭院房。平日里其父在外打工很少回家,家中只有魏某与母亲申某居住。

据申某讲述,11月14日晚8时许,女儿魏某下班回家吃饭,晚饭后9时许魏某上二楼睡觉,申某则去把大门上锁打保险,然后到一楼卧室睡觉。

网络配图

次日8时,申某叫魏某起床,发现女儿躺在床上毫无反应,被子整齐地盖在身上,怎么也叫不醒,于是赶紧打电话给村医和亲戚。赶到的村医当场对魏某进行心肺复苏,见没有反应于是又打120急救电话将其送往医院抢救。医生做完心电图后,当场宣布魏某死亡。

在魏某家,家属依旧不同意尸检,相信没人会害女儿。

“生命至上,我们不能让死者蒙受冤屈,我们要先入手,把魏某的死亡当成命案来查,不能错过破案黄金时间。”高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袁新荣说。

网络配图

高平公安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工作,在做死者家属思想工作进行尸检的同时,从魏某死亡现场及其家庭社会关系着手调查。

通过对魏某死亡现场进行勘查发现,院墙无翻进翻出痕迹,现场属于相对封闭空间。室内物品摆放整齐,无翻动痕迹,不像是图财害命。

11月15日17时20分刑侦大队

“魏某在村里与人来往不多,和村民没有什么矛盾。”

“魏某工作努力,和同事关系融洽,外围调查没有什么有价值线索。”

办案民警一头雾水:如是命案不外乎情杀、仇杀、图财、图色害命。但在这座相对封闭的庭院内,既没有打斗、翻动痕迹,也没有物品钱财被盗,魏某也没有什么仇人。

综合调查情况,民警基本排除了情杀、仇杀、图财害命。难道会是图色害命?

网络配图

凶手是谁?怎么进入现场的?是有所预谋?民警陷入深思。

据李警官分析:“封闭的空间我们进不去,但是在里面可以出来,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死者母亲关门的时候,家里面就不仅只有她们两个人?”

“今天早上第一个到死者家里的人是谁?”民警小赵激动地问了一句,立马开始查看询问笔录,找到村医进行核实。

据村医讲:“我早上到她们家的时候,门把手一扭就开了,里面没有打保险。”

莫非真有第三个人?他会是谁?他在哪里藏身?民警再次对现场进行仔细勘查,但现场好像被人清理过一样,干净得让人匪夷所思,就连门把手都一尘不染。

经过大量工作,11月16日早上,死者家属终于同意尸检。

当天中午,何法医传来消息,死者舌骨骨折,窒息性死亡,系他杀。

案件性质确定以后,专案组民警丝毫不敢松懈,案发现场属于乡村,周边监控缺乏,案发时段街道路边几乎没有人员出现,给案件侦破带来不小难度。

网络配图

综合分析以后,专案组决定以图色害命为主侦方向,采用传统侦查方式和现代侦查手段相结合,划定侦查范围,确定侦查重点,以案发地为中心,向四周辐射摸排,将重点年龄段人员、有前科人员、未婚男性作为重点排查对象,逐一摸底调查。经过连续作战,同村的李某进入了民警视线。

11月17日7时10分南李村李某家

通过调查其活动轨迹、社会交往,李某的嫌疑一步步上升。11月17日7时10分许,民警对李某家进行突袭。

“警察,别动!你知道为什么抓你吗?”面对出现在眼前的民警,李某神色慌张,一言不发,一下瘫软在地上。

网络配图

民警将其押解到警车上后,李某慢慢恢复平静:“知道,我杀人了……”

11月15日17时南李村

32岁的李某无固定职业,也未成家。在村里与魏某家住邻居。11月15日中午,李某与几个朋友一起喝酒时说:“谁给咱找个女的,咱也谈个对象。”

当天下午5时许,散场离开朋友后,李某途经魏某家门口,借着酒劲径直推门进入院内,并躲藏在无人居住的东屋内,直至魏某母女熟睡。

11月15日凌晨时分,李某脱鞋小心翼翼从一楼步行至二楼预谋不轨,不料惊醒魏某。惊慌失措的李某便推门进去扑在魏某身上,隔着被子紧压魏某,双手扼住脖子,直至魏某一动不动。

杀死魏某以后,李某给魏某盖好被子,整理好床铺,清理现场后,从大门离开溜回家中。

网络配图

有村民回忆,就在民警对魏某家进行勘查时,李某还混杂在村民当中进行围观。

“我想过逃跑,没有想到你们来得这么快,你们再晚来一步我可能就跑了。”11月24日上午,在高平市看守所,李某对民警说:“一命抵一命,判我死刑吧……”

办案民警对李某说:“一命换不来一命,换不来两个幸福的家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希望你端正态度,对自己的犯罪行为如实供述。”

原创文章,作者:热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irinfo.com/15/344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