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游戏

马斯克背后的男人,靠“赌”成了香港新首富? 香港富豪为什么不出科技企业

时势造英雄,过去的曾毓群总是能把握局势,逢“赌”必赢。但赌局一直在变,入局者也越来越多,2020年至今,与新能源汽车有关的造富故事层出不穷。

文 | 曾诗雅

编辑 | 楚明

运营 | 小小

动摇首富

老式的赚钱方法可能不太灵了。

无论是李嘉诚还是李兆基,香港地产大亨们坚守了二十多年的“首富”正摇摇欲坠。去年10月,顺丰创始人王卫曾以2400亿元人民币的身家超过李嘉诚,上演了一场短暂的“首富交替”。距离“顺丰第一季度巨亏9亿,王卫道歉”刚过去一个月,新的财富交替再次发生。李嘉诚又一次丢掉了“首富头衔”,这一次与电池有关。

5月4日下午,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显示,中国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的董事长曾毓群以身家345亿美元超过李嘉诚,跻身香港首富。其实,这已是曾毓群第二次成为香港首富。据《联合早报》报道,早在今年1月初,曾毓群以353亿美元的身家首次成为香港首富。

▲ 曾毓群身价超越李嘉诚,成香港首富。图 / 网络

类似的排名更迭也发生在世界富豪榜上。今年1月7日特斯拉股价大涨,市值为7735亿美元,超过丰田、大众、现代、通用和福特市值总和。随后,49岁的马斯克身家达1950亿美元,超越连亚马逊CEO贝索斯,成为世界首富。当天,马斯克还发了一条推特:好吧,继续工作去了……

和马斯克的高调回应不同,曾毓群的名字可能在登顶香港首富后才被人熟知。就连福布斯在描述他执掌的宁德时代时,也用了“鲜为人知”一词。但是它隐身在我们熟悉的各类产品中,特斯拉受欢迎的车型Model 3,以及世纪初流行的iPod,手机行业里三星、华为和一直喊着“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的”OPPO手机都搭载过它的电池。

曾毓群很少在媒体露面,接触过他的记者评价其“低调、踏实、诚恳、有亲和力”。美团创始人王兴则分享了他的另一个特质:赌性坚强。

王兴曾在饭否上写道:一个早年投资了宁德时代的朋友说,第一次走进曾毓群狭小的办公室就被墙上的大字震撼了——“赌性坚强”!朋友当时调侃曾毓群,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呢,曾毓群却正色道:“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这个被称为“马斯克背后的中国男人”,或许正是靠“赌”成为香港新首富。

▲ 曾毓群,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图 / cfp

冲动下注

马斯克在一次访谈中表示,工程师是对自己最准确的描述。曾毓群财富故事的第一次“下注”也从这个身份开始。

1968年,曾毓群出生在福建宁德一个普通家庭,但他天资过人。1989年,他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毕业后被分到一家国企工作。在国企干了3个月后,曾毓群就辞去了铁饭碗,跑到东莞新科磁电厂开始做一名工程师。干到第10年,31岁的曾毓群成为新科最年轻的技术总监。

1999年,新科CEO梁少康找到曾毓群,希望拉他一起做一个电池创业项目。当时的曾毓群正打算从新科离职,去深圳一家公司做总经理。梁少康找了曾毓群的上司陈棠华做说客,几番沟通之后,曾毓群被说动,决定三个人一起做电池。

“这完全是一种冲动。”对曾毓群来说,放弃高职,去创业做电池,是冲动时下的注。

三个人迅速成立了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简称ATL)。公司名中的Amperex是Ampere(安培)和excellent(优秀)的合成词。不过,曾毓群给出另一种解读就显得质朴:A Thin Light Battery(一块轻薄的电池)。

当时,创业团队拆了一款诺基亚翻盖手机来研究内部电池,并把公司产品定为一款短小、轻薄,便于携带的聚合物锂电池。为此,曾毓群前往美国购买了贝尔实验室的聚合物锂电池的专利授权。当时全球有二十多家企业购买了这项专利,但没有人意识到,这项专利藏着一个致命的问题——反复充放电后,电池会鼓气变形而报废。

这次,曾毓群“赌”错了。彼时,团队250万美元的创业基金已经花去大半,但技术还不行。曾毓群跑回美国找专利授权人,结果对方慢悠悠地说,电池鼓气是一个本质问题,他们也不知道怎样解决。

回国后,曾毓群夜不能寐,一直思考着解决方案。一次参加完化学展览,曾毓群对照着展览上带回来的电解液手册,想到问题可能出在电解液成分上。创业团队根据这个思路最终做出了不鼓气的电池成品,成为全球二十多家获得专利的企业中,唯一成功运用该技术量产产品的公司。

时运也来了。ATL产品问世的2000年,正值国内手机普及的高峰期,ATL给出韩国电池的一半报价,容量却增加一倍。凭借这一优势ATL迅速吸引了国产手机厂家。当诺基亚选择索尼电池,摩托罗塔选择比亚迪电池时,剩下的散装手机公司都选择了ATL。

尽管创业初期技术上押错过宝,但曾毓群凭团队自身的技术成功翻盘,踩中了手机电池的风口。

▲ 宁德时代电池和电池原材料。图 / cfp

成为电池大王

2003年,曾毓群所在的ATL实现整年盈利才过去一年,比他大2岁的王传福却已经把比亚迪做成了国内第一、全球第二大手机电池制造商,成为中国的“电池大王”。同曾毓群一样,王传福也是“技术狂人”型的企业家,相信“年轻的工程师胜过资深的欧美技术专家”。同年1月,王传福以2.7亿元收购秦川汽车77%的股权,进入汽车行业。

ATL还在手机电池领域打转,收到来自的苹果订单则是在这一年之后。2004年,苹果找到了ATL。ATL解决了当时苹果面临的锂电池循环寿命过短的问题,第一次为iPod供货电池,一口气做了1800多万单。

到了2005年,日本TDK集团买下了ATL的100%的股权,而比亚迪第一款磷酸铁锂动力锂电池面世。3年后,借助2008年奥运之势,中国开始开始用政策支持+财政补贴的方式推广新能源汽车。这一年,巴菲特注资比亚迪,王传福凭借350亿元的身价,成为当年福布斯评选的中国首富。

曾毓群也开始下注新能源汽车市场。受当时政策影响,ATL作为一家日资企业无法开拓国内动力电池业务。等到曾毓群将动力电池业务完全独立、成立宁德时代已是2011年,比亚迪已经在国内动力锂电池领域老大的位置上坐了许久。

▲ 曾毓群在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上发表演讲。图 / cfp

不过,因为前有苹果的背书,2012年华晨宝马推进纯电动汽车“之诺1E”时,把800页全德文的动力电池生产标准递给了宁德时代。成立才一年的宁德时代与华晨宝马顺利合作,也撬动了很多后续订单。

反观比亚迪,2014年开始,掌门人王传福坚持“肥水不流外人田”。到 2016年,他依然宣称“比亚迪的电池暂不会对外出售,我们要保持比亚迪在电池领域的领先地位。”

幸运又一次降临。这一年,国家工信部发布动力电池企业“白名单”,用政策保护把日韩竞争者都挡在补贴门外,宁德时代成为政策最大的受益者。仅一年之后,宁德时代就携北汽、现代、捷豹、路虎等豪华朋友圈,超越比亚迪成为行业第一。

入局稍晚的曾毓群,在时势的庇佑之下“赌”赢了王传福。然而,这位新晋电池大王却很冷静。他在2017年给旗下员工群发了一封题为《猪真的会飞吗?当台风走了,猪的下场是什么?》的邮件,以警告员工要居安思危。

他在邮件中写道:“当我们躺在政策的温床上睡大觉的时候,竞争对手正在面临生死关头玩命的(地)干,一进一退期间的差距可想而知。我们有无想过,如果外国企业下半年就回来,我们还可以蒙着眼睛睡大觉吗?国家会保护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吗?答案不言自明。”

这份隐忧在2019年变成现实,工信部正式取消了“白名单”,宁德时代3年的政策保护期结束。三星SDI、LG化学和SKI等外资电池企业入场,酣战在即。不过,由于2019年下半年的两次主动降价,宁德时代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达27.8%,仍是行业第一。

特斯拉的伙伴

政策的春风停了,宁德时代只能用技术去赌未来。

宁德市区向东北十余公里外,几座小山后,坐落着宁德时代改建的技术小镇:一家钢铁厂专门为宁德时代生产PACK箱材料,一个物流公司承接运输,甚至还有中科院某单位在此一起搞研发……

在宽500米、南北长约1.4公里的主厂区内年轻人在门口进进出出。2019年,宁德时代有近5400名员工专注于研发任务,其中包括143名拥有博士学位的员工,而曾毓群本人也是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博士。

他在厂区内的办公楼位于20层,从窗户瞭望出去,新的电池厂和实验室还在不断扩张。2020年,曾毓群在里面接受了腾讯科技的采访,谈及合作伙伴马斯克时说道:“我们相处得很好,他(马斯克)是个有趣的人。”

与马斯克合作,为曾毓群的赌局增加了筹码。时间回到2018年,宁德时代在A股上市。同一年,业内就流传当时马斯克飞到上海,签署特斯拉上海工厂落地协议,并与曾毓群进行了会面,但此次会面并没有达成实质性的协议。

2019年8月,马斯克飞抵上海参加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期间再度与曾毓群见面,据《联合早报》报道,只用了40多分钟,双方基本敲定了合作意向。2020年1月底,特斯拉在发布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时,提到“已经跟中国最大的动力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达成了合作”。

▲ 马斯克出席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图 / cfp

消息一出,股民狂欢。宁德时代市值一度高达7500亿元,成为中国创业板史上首只市值突破7000亿元的公司,曾毓群也顺理成章跃升为福建首富。

不仅仅被特斯拉选中,鼎盛期的宁德时代已经成为挑选伙伴的那一方。在宁德市的金海湾酒店,曾一度驻扎了各大车企员工,以求和宁德时代合作。2018年,理想汽车CEO李想就曾透露:“宁德时代都是车企董事长到它们那排队去要电池。”曾毓群已然从赢家变庄家。

然而,赌桌上永远没有定局。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全行业陷入困境,宁德时代也出现了部分产能闲置甚至是停产的情况。2020年前三季度,宁德时代的营收同比增速则变成了-9.53%、-7.08%、-4.06%,出现明显下滑。在2020年3-8月期间,LG新能源的市场份额还一度曾赶超宁德时代,宁德时代行业第一的地位受到了挑战。

一个新时代

时势造英雄,过去的曾毓群总是能把握局势,逢“赌”必赢。但赌局一直在变,入局者也越来越多,2020年至今,与新能源汽车有关的造富故事层出不穷。

造车新势力中,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都进入了2020年年底发布的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

传统的汽车大亨们也在继续迎来财富增长。上一任电池大王王传福的财富值近一年内增加了近480亿元;长城汽车的魏建军财富值一年之内增加了近400亿元,达到了774亿元人民币;吉利的李书福财富值从912亿元人民币上涨至1067亿元人民币。

热钱滚动,这也许是一个更好的时代。在“碳达峰、碳中和”的指引下,到202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占比将会超过20%。资本乘风而来,传统车企、互联网大厂纷纷造车,涌进赌桌下注, 依然是行业第一的宁德时代拥有最多的筹码,有机会迎来更大的赢面。

李想在2018年就在某投资者平台上曾表示,宁德时代太强势了,会导致汽车厂商故意去扶持其他电池厂来平衡,“汽车大品牌们不太会允许供应链一家独大的”。

而宁德时代的竞争对手也在努力瓦解“一家独大”的格局。去年,比亚迪就推出了一款“刀片电池”,试图弥补过去的技术押注失误。同时,它还发布了有关刀片电池和三元锂电池的针刺对比试验,讽刺对手宁德时代的三元锂电池不耐高温。

曾毓群在网络业绩会上对此进行了回应,“电池的安全和电池的滥用测试是两回事,有些人把滥用测试的通过等同于电池的安全。”很快,比亚迪销售公司副总经理李云飞就回复:“不服?那你也来扎一下吧!”

对面的老牌对手虎视眈眈,身旁的合作伙伴又转身入场。

尽管曾毓群在采访中表示:“我们不排除为特斯拉柏林工厂提供电池的可能性。” 但在特斯拉官方申请文件显示,这座工厂不仅将生产Model 3、Model Y车型,还将自己生产锂电池。

此外,据Electrek网站报道,特斯拉正在美国弗里蒙特工厂建造一条电池生产线试点。特斯拉技术副总裁德鲁·巴格里诺也曾公开表示,“希望在电池问题上掌握自己的命运”。除特斯拉外,蔚来、广汽、大众等过去依赖宁德时代供货的车企都纷纷推进自身的电池技术发展。新能源的赌桌上,赢家难定。

5月4日,曾毓群登顶香港首富的午后过去,晚间再次被李嘉诚超越。尽管只是一场乍现,但当科技又一次撼动地产,当首富再一次发生交替,技术催生出新的江湖,一场与新能源有关的战事正暗流涌动。

▲ 曾毓群。图 / 网络

参考资料:

1.Forbs: This Chinese Battery Company Has Produced More Billionaires Than Google Or Facebook

2.GPLP: 宁德时代及董事长曾毓群的烦恼:王座之下并不安稳

3.出行一客:当科技超越地产,当曾毓群超越李嘉诚,这是不是一个更好的时代?

4.汽车商业评论:谁代表世界级中国电池新力量

5.未来汽车报:宁德时代与比亚迪隔空互怼,动力电池领域要变天?

6.腾讯科技:宁德时代掌门披露特斯拉结盟内幕:马斯克整天都在谈论成本问题

7.市界:曾毓群,站在苹果和特斯拉身后的男人

8.南财专访:比亚迪王传福:从电池大王到汽车大王,韧和狂成就比亚迪传奇

9.联合早报:马斯克背后的中国男人——香港新首富曾毓群

每人互动

你怎么看待曾毓群的经历?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

侵权必究

原创文章,作者:热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irinfo.com/35/341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