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区块链

写真之外,宫泽理惠是什么样的? 白鸟酒怎么样

摄影师筱山纪信在多年后吐露,刚开始拍摄的时候,因为她是十七八的小姑娘,大家只想拍下适当裸露的照片。

可她的母亲却指责说:“你们在干嘛?我们是来拍这个的?快去拍点更有冲击性的。”

等待拍摄的宫泽理惠完全搞不清状况,母亲一面劝她“美丽的东西要在美丽的时刻留下”、一面呵斥道“大老远来到美国,难道就拍些没用的东西吗?”

尽管有所踌躇,理惠看到自己的裸照后,还是不禁感叹:“果然很漂亮啊。”

摄影 / 筱山纪信

宫泽理惠这个名字如今已经显得陌生了。

她11岁出道,13岁为资生堂拍摄企业广告,15岁因在电视广告中水手服装扮的角色“白鸟丽子”一夜走红。出演92年电视剧《东京电梯小姐》后,更是成为整个日本的梦中情人,被誉为“下一代的山口百惠”。

她的母亲光子曾是个毫无名气的小演员,与荷兰丈夫在国外生活两年后,怀着理惠回到东京。可没过多久,荷兰人被遣返回国从此再未露面。

10岁前一直被寄养在亲戚家的宫泽理惠,并不是个一眼就能认出的“混血儿”,她的头发浅浅的,却经常由此受到同龄人的耻笑。

但是,单身母亲光子始终坚信,她的女儿属于演艺界,并且一定要成功。

二十未满就成为国民偶像,然而这个有着明媚笑容的少女有时却显得心事重重。一次录影结束后,她突然有些发怯地问身旁的主持人:“我这个年纪适合脱吗?”

主持人有些诧异,思忖过后给出了不支持的建议。然而没过一个月,朝日出版社便发行了宫泽理惠的全裸写真《Santa Fe》。

这部被时尚界誉为最杰出、最具革命性的写真作品像核弹一样引爆了舆论:富士电视台将宫泽理惠主演的作品下架,日本法律界也紧急讨论“出售「儿童色情出版物」是否违法?”

然而一年卖出155万册的《Santa Fe》至今仍保持着写真的销售纪录,引发了持续整个90年代的模仿浪潮。许多女孩想要拍摄全裸写真却上当受骗,只因相信自己可以像宫泽理惠那样纯洁、那样美。

在母亲光子的经营下,发行丁字裤写真、裸照日历、将浴缸搬到红白歌会的宫泽理惠,始终是最吸引眼球的话题少女。媒体上的重磅消息也一个接一个的爆出:

传闻理惠从小便被宫泽光子带到六本木的高级酒吧陪酒,学习讨好别人的技巧。传闻进入演艺圈后,理惠又被逼迫以“陪睡”换取机会。传闻......

对于这些“流言蜚语”,宫泽理慧从未作出回应。

1992年12月27日,宫泽理惠再次成为整个日本的焦点。

她与有着“日本体育界第一人”之称的相扑选手贵花田召开“宣布婚约记者会”。随后日本首相宫泽喜一公开声明自己会出席婚礼,几大电视台为婚礼直播权争得不可开交。

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几天后,1993年1月6日,在贵花田晋级“大关”的比赛当晚,宫泽理惠再次召开记者会:宣布单方面解除婚约。

独自坐在一大片摄像机前的她,少见地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我想继续在演艺圈工作下去。”

然而这次记者会之后,尽管宫泽理惠的作品不断上演,她本人却越来越少露面。传闻她换上了厌食症、传闻她和年长的歌舞伎大师上演不伦恋、传闻她在酒店浴室割破左腕自杀……

“下一代的山口百惠”在短短几年内便彻底消失了……

日本媒体称宫泽理惠是日本经济的“晴雨表”,她最红的时候正值日本泡沫经济时代的顶峰,而她不红的时候,日本经济一蹶不振。

2001年,沉寂许久的宫泽理惠出现在了新闻里:凭借香港电影《游园惊梦》,她获得了俄罗斯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这个常年丑闻缠身、似乎已经自暴自弃的前偶像,成为日本首个获得A级国际影展演员奖的女演员?大家一时不敢相信。

然而转年凭借在日本上映的电影《黄昏清兵卫》,宫泽理惠横扫国内大奖。作为一个普通武士的妻子,娴静质朴的气质在宫泽理惠的身上很自然地散发出来。

连曾经拒绝宫泽理惠“陪睡”的北野武都为其发声说:“真不知道她的演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这部戏只看宫泽理惠一个人的表演就足够了。”

然而,宫泽理惠却很克制地表达了自己的喜悦:“感觉好像去神社抽签,抽到大吉时那种要喊出来的感觉。”

荧幕之外,宫泽理惠也越来越多地现身剧场。

她曾临时接替患病的天海佑希出演《寡人拿破仑》,在仅仅排练两天、减少台词量的情况下登台,谢幕时获得了现场900人长达五分钟的起立致敬。

而在其主演的舞台剧《导盲犬》中,宫泽理惠当场脱下内裤,用裸露的下体贴近饰演盲人的男演员,将现场气氛紧紧抓住。

30岁第一次出演舞台剧时,宫泽理惠因为自己太差劲躲在后台大哭。可也是在那天,理惠在下定决心要成为独当一面的演员。

正是通过一次次令人惊叹的表演,宫泽理惠获得了评论界不嫌溢美的称赞——“日本最后的前卫女优”。

2009年,已经怀孕的宫泽理惠奉子成婚,男方曾是冲浪选手兼教练、后在夏威夷经商。心情大好的理惠也少见地在媒体上痛快回应:“想和他、和孩子一起,创造一个独特的家。”

几年后被问及女儿像妈妈还是像爸爸时,理惠也轻松地打趣说:“那要看哪一天了,睡的好的时候就像爸爸。”

曾经,「理惠妈妈」在日语里是「毒母」的代名词。然而在理惠眼中,提起自己的母亲,更多地却是谅解。

她曾说起母亲光子患上肝癌后,最后的时间没有选择在医院度过,“在医院,死亡的真实感变得很稀薄,人如何生、如何死,母亲想亲自展现在我面前”。

光子去世后,理惠也始终感念“母亲教我许多做人处事的道理,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宝物。”

身为母亲,宫泽理惠实在是疼爱自己的女儿。为了让女儿不感到寂寞,即使工作到凌晨,也要坚持每天早起为女儿准备每天包含主菜和三样配菜的料理。

不想对女儿有任何隐瞒的她更是对女儿进行“完全展现自我”的教育:她把女儿带到工作现场,让她看到“自己因为不安而难受、或者不服输,以及正式演出时观众为自己鼓掌的样子”。

宫泽理惠只想让女儿明白:人生不只有快乐的事,背后要付出怎样的努力呢?

去年,被曝出在12年就已协议离婚的宫泽理惠宣布自己正式离婚,并“会作为一个演员、妈妈、女人继续前进”。

值得一说的是,宫泽理惠没有再一次“赤裸”着站在镜头前。面对追究细节的媒体,委托公司只是说明“知道情况的人不在场,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而看着理惠成长的筱山纪信,在她生子、离婚时,则分别通过给宫泽理惠拍摄写真以表达支持。

在今年三月,宫泽理惠凭借电影《滚烫的爱》再次拿下有日本奥斯卡之称的电影学院奖,瘦到骨骼分明的她在影片中扮演一个丈夫出走的癌症母亲。选角时,导演说她是最适合的演员,而理惠的要求则是希望自己不要演成“圣人一样的母亲”,一定要是个普通母亲才好。

经历了从偶像到实力演员的转变,宫泽理惠也终于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人生的试炼,其实是上天的奖赏。可以不用逃避,而是欣然接受。”

最后,想知道宫泽理惠有什么独特的爱好吗?

在一次采访中,理惠说起自己平时特别沉迷音乐、喜欢听摇滚。音乐人的生活也和演员不一样,他们都是一个人进行工作,作词谱曲的时候,会感受到他们深深的孤独,而乐队则将这些孤独的人聚集在一起。

“可是,当他们说‘开始吧’的时候,不是很有大人的感觉吗?”理惠说道。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整理:zed

原创文章,作者:热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irinfo.com/37/343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