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区块链

杭州大名鼎鼎的“小钵头”甜酒酿老板暂不退休,还找了个90后徒弟 他的小尾巴

去年夏天,在杭州桥西艺术街区上有一个甜酒酿摊位的王永德,感叹自己年华已逝青春不再,准备退休了。

他家的酒酿在杭州吃货圈里蛮有名,很多人成为这一口酒酿的粉丝。

要是没人接这门手艺怎么办?

王永德那时候说,和找对象一样,找个手艺的传承人也要看缘分。相比于老板本人,“小钵头”甜酒酿的忠实粉丝可能会更怕这门手艺失传。毕竟,这是从小吃到大的味道。

昨天,小时新闻接到爆料说,王永德找了个徒弟。

做了十三年“小钵头”甜酒酿的王永德说过徒弟难找,不肯吃苦只想着赚钱的人太多,那王永德的这个徒弟又是经过怎样严苛的筛选才被看上的呢?

3月4日,记者又去了王永德的“润和祥小钵头甜酒酿”。

90后徒弟从20多人中被选上,

王永德说最看重他人品

下午见到王永德的时候,他像往常那样正休息,头上戴了一顶黑色毡帽,面色红润,笑容不止。

坐在王永德旁边的便是他的徒弟,曹宙斌。

曹宙斌1990年生,余杭塘栖人。跟王永德做甜酒酿之前,是一名运输车司机。

为什么会来做甜酒酿的?

“因为看了新闻报道说他要退休了,我想着这手艺可不能就这么失传了,我一定要来试试。”曹宙斌答道。

像找工作要先投简历一般,曹宙斌找到了王永德,一五一十地说明了自己的情况。

相比于来拜师的其他20多个人来说,曹宙斌是最没有希望能被选上的一个,因为一他没经验,二他没特别好的学历。

但王永德从这20多个人里就挑中了曹宙斌。

问起原因,王永德说,“他眼神清澈,能看得出来他尊重我也尊重这门手艺,加上他能吃苦,有这些就够了。”

从那天起,王永德口中的“小曹”就变成了他的“小尾巴”,形影不离。

干了4个多月吃了不少苦,

默念“关关难过关关过”

万事开头难。

王永德深谙这个道理,为了考验曹宙斌,他选了最冷的一天教授手艺:从煤炉生火到淘糯米到发酵,让曹宙斌摸不到头脑的同时,手还冻得发抖。接触甜酒酿制作工艺的第一天,曹宙斌就失眠了:“在来之前知道学习这门手艺辛苦,却没想到这么苦。”

短短几天,曹宙斌的手最先“受苦”,长上了冻疮有了刮痕,那些手指痛痒难以入眠的夜晚,他在心中默念:“关关难过关关过,我一定行!”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4个多月,从凛冬到暖春,曹宙斌现在总算可以独立完成甜酒酿的制作了。

曹宙斌翻看着自己手机里拍着的成品,咧嘴笑了。王永德在旁边嘀咕了一句:“还差得远呢,后面黄梅天、梅雨季还能做出来才算出山。”

确实,由于小钵头甜酒酿的制作过程中没有任何添加剂,酒酿在发酵过程中很容易受到污染,因此发酵条件极为苛刻,这也是王永德轻易不让别人进入做酒酿房间的原因。

王永德决定给曹宙斌三年时间让他练习制作技艺,“做到街坊邻居都认可才会把店铺交给他打理”。

师徒搭配干活不累,

现在一天能做500碗甜酒酿

为什么王永德做的甜酒酿会有那么多粉丝?有个老客说,他家的酒酿有一种醇厚的米香,和经过自然发酵产生的酒香交杂在一起,“很清甜,吃了停不下来”。

王永德说,他用的原料一直是来自东北的糯米,每次拿货都拿1吨多。

原先会付运费让对方运,有了徒弟之后,徒弟便自告奋勇成了运输司机。

有了帮手,效率高了,每天的产量也提升了。王永德之前一个人每天最多做300碗,现在每天能做500多碗,即使是这样,还供不应求。

在记者采访的时间里,曹宙斌几乎没有坐下休息过,每次都是他刚坐下,就又来了客人。

曹宙斌负责打包收钱,王永德则和顾客闲聊,“这个酒酿可是好东西,吃了美容养颜、益气活血,都是老一辈留下的手艺,比外面那些奶茶好啊。”

幽默的王永德经常会逗笑来买甜酒酿的顾客。

现在多了个徒弟有了帮手,会不会想着开个分店?

他摇摇头。

“好的店是不需要分店的,一家就够了,而且只要物价不涨,甜酒酿的价格也不会涨,还是10块钱一碗。”

在王永德心里,老底子的东西要用老底子的方式传承,讲究缘分,讲究真。

来源:钱江晚报

原创文章,作者:热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irinfo.com/37/3492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