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能源

广州骑行一族:为挑战自我走到一起,他们说要快乐骑到80岁 骑行的乐趣

被生活和工作压得喘不过气时,你会做些什么?

在广州,有一群人选择骑行。酷炫的公路车,专业的骑行服装,在环山公路,市区绿道,越来越多的地方可以看见骑行一族的身影。他们的职业五花八门,从大学生到近古稀高龄,因为这项时尚运动——骑行走到一起,隔行却不隔山,跨代却似同龄。

体验:周末一起骑单车

周日早上7点半,空旷的街道上少有店铺开门。广州闪电自行车俱乐部门口已有骑友在等候,骑行服、头盔、手套、眼镜全副武装,从家中踩着各自的爱车来此集合。不一会儿,俱乐部老板五爷到了,俱乐部的红色后勤车安装了各式后勤保障装备,颇为拉风。

南都记者计划体验一把跟五爷一起去骑车,目的地是佛山贤鲁岛,这是一次公益活动,骑友们的报名费将全部捐给白血病患儿。

这样的活动对骑友们来说并不陌生,或是俱乐部组织,或是朋友们互相约骑,几百人的广州闪电自行车俱乐部核心会员群里,几乎每天都很活跃。就在这次公益活动的前一天,有会员刚骑完别的路线,第二天又来,兴致不改。

没有尝试过这项运动的人,似乎很难理解骑友们的热情。

贤鲁岛离广州市区有43公里,一位骑友睡过头错过了集合时间,直接从广州骑了过来。这天是环岛绿道骑行,一圈13公里,上岛后她无缝衔接,继续骑了几圈。

某种程度上,骑行像是一场聚会。

五爷告诉南都记者,今天的活动赛事来的骑友不算多,十人左右,平时若有大型活动,这个数字要翻上几倍。表面上,他们差异颇大:年龄跨度从大学生直至60多岁,工作领域也很广泛。但聊到骑行,就有说不完的话题。最近换了什么新装备,哪段骑行路线最过瘾,还有很多只有骑友们才能会心一笑的梗。“爱运动的人其实有一个避讳,不问家庭,不问职业,骑行就是共同语言。”五爷说。

一起骑公路车是什么感觉?弓起身子,手臂放松搭在车把上,风迎面呼呼而来,周边的湖泊、树木、行人倏忽退去,路遇素不相识的骑行者,像朋友一样聊天,挥挥手又继续向前骑。

一位初次骑行者本以为自己没有足够体力骑完一圈,一圈结束之后又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开启了第二圈,想找回追风的感觉。

“我和所有新人都说过这样一句话,没有你完不成的,只有你不坚持。”五爷告诉南都记者,就像去爬一座山头,当征服它的那一刻,那种开心是难以言说的。

俱乐部:专业团队“门道多”

五爷玩自行车已经很多年了。

早在论坛时代,他就是很多个车友论坛的总坛主。2015年,单车行业遭遇低谷,五爷在玩车过程中发现:只有让更多人了解骑行,让能让这项运动走得更加长远;只有更加专业的后勤保障、技术支持、骑行装备、售后服务,才能让骑行运动走得更加长远,让更多骑友更长久地感受骑行的魅力。出于对单车骑行运动的热爱,他想补足、修正传统老店的缺陷,让骑友们能骑得更舒服、更长久。

于是,他把爱好发展成了工作,开了广州的这家位于天河的闪电自行车店,并成立了广州闪电自行车俱乐部。

在很多骑友的心目中,如今的广州闪电自行车俱乐部已经成为区域内专业化程度、群体素质、车店专业能力首屈一指的团队。

从老板到店员,全是骑行爱好者。“不懂车、不会骑车,是很难做好俱乐部的服务的,骑行这个领域有一定的专业性。”五爷介绍,身体的各项数据都需要对应单车里的各项精密数据,只有合适的装备和调试,才能真正发挥装备效能,并预防运动损伤。

每个骑行者的身体条件都不一样,需要更专业的测评和建议,所以广州天河闪电自行车店里除了各式自行车车架供选择,还配备了一套当前最专业的Specialized Retül Match的Fitting系统,为骑友们提供专业、精确的自行车专业技术支持。

这一点,骑友华帝深有感触。

如今的他以速度快在俱乐部闻名,但刚接触这项运动时,也曾因不懂专业知识而摸不到法门。“我以前是田径二级运动员,也喜欢玩球类运动,但年纪大了之后,看到身边朋友有很多运动损伤,感到害怕,后来就开始骑单车。”华帝向南都记者介绍,本以为凭借着从前的运动底子可以很快上手,没想到,玩单车其实很有讲究。

“不是随便买个车,觉得自己有体力,就可以达到运动效果。”华帝回忆,刚开始骑行时,觉得“整个身体状态很奇怪”,骑行姿势不对,单车也不适合自己。后来,慢慢了解专业知识后他才逐渐调整过来,踏频、骑行的姿势,适合自己的节奏,通过仪器记录的各项数据……华帝笑言,单车的门道真要细说,几天几夜也说不完。

俱乐部创始人五爷介绍,除了专业器材,新手入坑时的骑行培训,单车的维修与质量保障,赛事活动的服务,都是一家专业俱乐部需要提供给骑友们的,有经验的领队会在很多方面及时提醒新人,如何骑弯道,如何应对各自突发状况等,“避免他们走很多弯路。”

“很多人以为单车只是交通工具,但我们今天聊的公路车是运动器材。通勤工具与运动器材,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所以我们需要更专业的建议。”女骑友小晓“入坑”已2年,她在一家世界500强企业工作,有时工作任务一来,就得没日没夜地工作,工作上的高压和快节奏,健康开始频频亮红灯。“现在很多人都在亚健康状态,颈椎病、睡眠障碍,如何去平衡节奏,我们需要选择一项适合自己的运动去排解压力。”2018年,她第一次接触到公路车骑行。

改变:身体和心理都有挑战

新手期的一次骑行经历令小晓印象深刻。

当时,她刚开始骑车2个月,骑过最远的距离是在琶洲会展公园绕圈30多公里,广州闪电自行车俱乐部那时组织参加了一场法国PBP1200的挑战认证赛——BRM 200公里不间断骑行的活动。小晓告诉南都记者,报名前她十分忐忑。“一个只骑过30公里的人要挑战200公里,心理负担很大,也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

带着一定要完成比赛的愿望,小晓开始了准备。骑行前,五爷让她放心,说只要坚持,就没有完成不了的,队友们也纷纷鼓励她。

广州闪电骑行俱乐部的骑友们。受访者供图

很多没接触过骑行运动的人有个误区,认为骑单车是个人运动。其实不然,专业的公路车骑行更多是一种团队协作。小晓告诉南都记者,自行车速度最大的敌人就是风,几个爱好者组成团队一起骑行,团队中有人轮流骑在前面负责“破风”,有人负责看路线图,有人负责收尾等,各司其职,才能保证团队都能更快速地往前走。

“中途我真的很想放弃,但看到队友们对我很有期望,也一直在鼓励我,我就想着,我要完成它。”小晓回忆,当时自己刚入门,骑得慢,实力强的队友主动帮她破风,一直跟着她的节奏推动,为了不辜负队友们的照顾,她咬牙坚持了下来。

第一次200公里的骑行,她花了9个小时51分钟,到终点时,天都黑了,颁奖台已经隐藏在夜色中。但小晓仍然和骑友们一起领完赛牌拍照,开开心心的。

“有一种成功挑战自己的感觉,后来也有很多200公里挑战,比如桂林漓骑200,成绩已经提高了一个多小时,但是第一次的BRM200挑战还是印象最深刻,可能是因为自己第一次在心理上战胜了对骑行的恐惧。”小晓告诉南都记者,从那以后,她对骑行也越来越有感觉。而骑行带给她的影响也延伸到日常,很多事情在执行前,会有种种对未知的恐惧。此时,就要有魄力去开始、有毅力去坚持,从怀疑到完成,不停地创造自己可能从来都想象不到的成绩。

坚持:“骑车是一辈子的事”

“减肥。”在广州闪电骑行俱乐部里,华哥是活跃分子,两年前刚接触骑行时,体重将近90公斤,到现在,已经降到70公斤左右。

华哥把这归功于骑单车,如今他已不太需要减肥,但仍然是俱乐部的常客。“挤时间来骑车。”年近50的他声音洪亮,充满活力,是俱乐部里的开心果。俱乐部之外,他是个企业家,早上他会早早起床,约上骑友先去骑上几个小时再开始一天的工作,“活力满满!”

他慢慢品味到骑行的快乐,专业的骑行爱好者们会使用骑行专业码表仪器来记录骑行轨迹和身体的每一项数据,来对比每一次骑行赛段中自己的表现,“第一次去时,骑了一个小时;第二次,快了5分钟;第三次,又快了一些。这次骑得不好,下次就骑好一点点,每次有每次的快乐。”华哥告诉南都记者。

有时候,华哥感觉骑单车和做生意很像。在工作中,他会有痛苦、或是想放弃的时候,骑单车时一样会有。华哥说,每个人都会有这种压力,但通过运动,培养了毅力和决心,心态也更加乐观,懂得坚持后,他更加不会轻易放弃。

“眼睛是发亮的。”华哥这样形容骑行后的自己,他保持着一份自豪的记录:凡是他参加的活动,没有骑不完的。去年在抚仙湖骑行,中途摔了一跤,摔倒之后,他第一下想到的不是自己的身体状况,而是车子有没有摔坏?“车要是坏了就完成不了赛事,很担心这个。”所幸,车和人都没有大碍,他顺利完成了比赛。

如今,骑单车已被他看成是“第二份职业”,他“不骑就不舒服”。今年9月,他和闪电骑行俱乐部的多位骑友们,刚刚完成了骑行爱好者们心中的朝圣之路——川藏318线骑行。

“这条线对很多骑行者都是挑战,也是梦想。”五爷是活动发起人,他告诉南都记者,川藏318线耗时长、难度大,俱乐部提前精心做了规划,安排了后勤车、技术人员和长途骑行的物资。“我们要确保队友们在安全的前提下去体验骑行的乐趣,我们要骑一辈子的车。”

那是令人难忘的旅途。

回来已经月余,川藏318线的经历仍令骑友们津津乐道。白天,他们疾速前行,穿过高山峻岭,海拔次次攀升,品味高原的处处美景。晚上,他们尽享当地美食,谈天说地,休整行装以待再出发。

“骑行是一辈子的事情。”多位骑友都向南都记者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在俱乐部当中,有一位齐大哥,年龄最高。但六十多岁的他只要一骑上单车,就和小伙子没什么分别。

“他是我的目标,我要骑到80岁。”华哥告诉南都记者。

采写/摄影:南都记者 詹晨枫

原创文章,作者:热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irinfo.com/5/342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