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能源

[专访]岩井俊二的新片一般,但他对日本电影工业的看法很有料(下) 日本纪伊田边

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より ©RVWフィルムパートナーズ

——说话声音小的皆川七海,派遣教师的工作被解雇后,马上在SNS得到婚姻,但是被冤枉出轨了。没有地方可去的七海,经介绍接受了月入100万日元的女仆工作。在没地板的房子里呆着,破天荒的还有另一位自由的女仆,里中真白。有一天,真白说想出去买婚纱……

按: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的导演岩井俊二在电影、电视、网络、小说的各式平台上进行了创作和商业的探索。围绕这部电影的故事背景、制作方法、争议点和突破点,再到世界影坛上的日本电影,我们一口气地做完了采访。采访(上篇)我们放出了关于本片的内容,本文是关于岩井俊二对日本电影工业的看法,十分有料,对日本整个电影工业链、电影业内都谈到了一些透彻、细致的看法。

原文:《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的制作方法、1万3千字,岩井俊二导演访谈『リップヴァンウィンクルの花嫁』の作り方、1万3千字 岩井俊二監督インタビュー

http://www.webdice.jp/dice/detail/5118/

采访:浅井隆

译:谭梓祺

校:Solemn

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的导演岩井俊二

日本人不好不坏的职员气质

和外国相比,日本的电影制作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一定就是服务是否专业化的问题了。有的人是为了自己,而有的人为别人而服务是因为拿了工资。外国人服务专业是因为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日本人不好不坏的职员气质。大家完全只想做好自己的工作,不想被其他事情打扰。虽然最近的年轻人已经有点不同了,可是上一代的人都是这样的。

那岩井先生您和工作人员工作的时候,会有很多不说的事情吗?

虽然我也不希望用这样的沟通方式。但如果只是随便的工作,就一点满足感都没有了,最后也只能说“这就可以了吧”,渐渐地只想把自己要做的工作早点完成。这对好莱坞和我来说可能都是没用的。实际上在拍《吸血鬼》的时候,工作人员对客户的具体要求是十分自觉的,导演也能有充裕的时间做安排。但这样的事情在这次拍摄中完全不存在。在工作安排上好莱坞和公会都有很多限制的。员工能清楚明白客户的需求不是因为有便利的决策系统,而是因为导演清晰的分工。

关于演员和沟通方面,日本和国外有什么不同吗?

没有太大的变化。无论是日本的男性还是外国的男性,都想好好和他沟通。但好像他们都“不懂变通”,无论是导演还是其他工作,都有很多应付不来的事情。女性的话,什么都不说的人有很多。虽然是根据直觉做事,如果说要修改的话,她们就会修改的。

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より ©RVWフィルムパートナーズ

在6K拍摄之后,如果要在2K完成工作的话,后面的大部分素材会被裁剪吗?

这个想法在这次拍摄中完全没有。和长泽雅彦先生在拍《谜之转校生》这个深夜电视剧时,必须2天拍一集,想剪底片的话时间太紧迫了,只能用拍出来的东西了。这次就没这么紧张,必要的素材全部拍好了,但是拍糊的地方比较多,要修正底片的地方也有很多。所以不用摄像机稳定器,像平常一样摇摇晃晃地拍摄是不行的。

电影中工作人员的工作是“全体”分开还是“部分”分开

那拍完之后的编辑全部都是自己做的吗?

助手负责导入,首映前,素材的编辑全部都是自己做的。要成为4K、6K那样的话,因为没有听到别人的评价,想在修改10次之前完成最终版是不可能的。现在首映可以替代评价了。因为编辑工作要花3-4个月,所以就算换新的软件时很困难也要马上习惯。

和剧本一样,电影作品也是完全自己一个人做的吗?

是的。自己拍摄完回来后,哪个素材可以体现什么之类的,不需要记录在我的记录纸上,不做记号也没关系,只要有拍摄时的日期,就可以联系在一起。所以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困扰的事。

在声音方面,有加入配音的特效音之类的吗?

副导演有这么做。虽然有尝试做日本的音响,但是不太顺利。最终的电影只是分工后的一部分而已。最大的问题是,有些部分拜托了认识的人,但是他们都像是在开玩笑一样。无论对哪位上了年纪的人都有必要说明为了电影的拍摄,声音也是很有必要的。他们大多都自视甚高。写过剧本吗?有过用摄像机拍摄的经历吗?有好好阅读ProTools的手册吗?如果我发火的话非常恐怖的哦,不被骂最好,如果只是为了工资的话,就会变成你虽然很生气但是对方却很可怜。我想避开这样困难的事,所以就让副导演录音。

在日本电影界,专家是有不少的吧?

我认为不能这么说吧,就算有专业的团队,如果专业的组织没有实力的话,想有系统的教育是非常难的。我虽然也不是专家,和庵野秀明先生他们一样,我们在学生时代就开始自己创作了。但是,在专业的学校只学习一部分内容就来到现场的话,除了学了的知识以外别的都不懂,这样下去是很危险的。根据业界不同,会遇见好的或者不好的员工。寻找和自己投缘的员工是很重要的,做电视剧要依靠员工,要拍摄一系列的尽可能纪实的作品也要依赖员工,灯光无论如何也是必要的时候,听到CM的呼喊,就能立刻明白要干什么了。

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より ©RVWフィルムパートナーズ

全部声音的素材都是由副导演收集的,音乐也整理好之后,在哪配音呢?

这次使用了杜比全景声,最终的混合版在东映公司的录音棚加入到电影。直到完成之前都在摄影棚。我和田边先生从拍《烟花》的时候就是好友,并且一起制作ProTools。在东映的工作室也是让他帮忙布置舞台装置,不需要接触操作人员,我能1天或者2天就完成拍摄。现阶段又有一个难题就是在预算快用完的情况下,如何发挥自己工作室的作用。杜比全景声是非常厉害的,音效达到约5.1ch的立体声,和平常的感觉完全不同。

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より ©RVWフィルムパートナーズ

日本电影界的制片人对创新抱有太大的幻想

让东映公司配售的理由是?

制片人纪伊宗之先生当时在T-JOY(电影公司)工作,途中到东映公司工作,但是一起制作《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之后,也很投缘。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所以就一起共事了。他也是一个改革者,日映公司的宫川先生也是这样的人,纪伊宗之先生正在聚集能破坏现有的规则的志同道合的人呢。

在分工方面,日本和外国有什么不同吗?

我觉得没有很大的不同。果然在这个看价值的世界,数字的世界,也没办法抱有幻想啊,人类就没必要变得清醒了。我和美国人或者中国人一起工作的时候也是这样感觉的。现在中国的政府加入电影制作,电影充满着政府的意图和规定之类的复杂的事情。人们把这一个个的项目分析之后开始分配和推进工作。但是现在的日本电影,感觉过于灰暗。例如在拍摄停止后就会有1、2家公司面临倒闭的危机。所以有很多有名的独立的制片人都因为钱的问题而被埋没了。

这是什么原因呢?

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制片人要背负很多资金的责任。这样话,即使有创作的才能,也会被埋没的。另一个就是很多制片人没有好好管理钱,这样的话失败也是理所当然的。对创造抱有太多的幻想,太过沉醉于和现场的工作人员一直制作电影,就很难把握好现实的问题了。很多制片人因为现场的气氛很好,想实现愿望而不管现实情况,做着违背现实的事。关于钱的事情总是繁琐的,我认为如果在Excel的表格中把每一项花费都计算好的话,就一定不会失败的。

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より ©RVWフィルムパートナーズ

岩井先生是创作部分和商务的部分,两个部分都是自己做的。创作部分是独立电影能持续的原因,商务部分在哪里学会的呢?

在现场学的。实际上这些问题总是浮现在我眼前。我觉得这是认真做了之后的结果。这也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制作电影时,关于电影里发生的现象必须彻底调查现实情况。为了确认自己知道的事情是否正确的,还是接触下商业领域比较好。如果自己能正确掌握的关于经济方面的知识的话,写在小说里的东西也一定是成立的。如果写小说的时候不清楚经济的情况,基本上会变成谎言。就算创造主人公时间非常自由的事,也会变得不知道要怎么下手好。所以在现实生活中,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商务。比如一家肉脯店,肉脯店的老板也会认真地学习掌握店里的事务,也能清楚稍微大一点的企业的理论。如果钱的事情完全不了解的话,就算很多人去做采访和调查也没用的,而且我身边也没有很了解商务方面的人。

导演的话几乎没有这样的人啊。

日本这样的地方人是很容易变得天真的。谁都能写作品,我觉得大家都应该非常聪明的。但是我如果没有实际体验的话,我是写不出东西的。平时,如果要我做公司的运营,有新方案要在外国企划和组织的话,就会很多麻烦的合同要签和必须要看报价单。不过,这么做的话就能真切的明白大家做着怎样的工作,也能理解大人的社会是怎样的了。制片的时候,又要写剧本,又要写小说,副导演也是这样的,不过副导演是绝对不能忽视调研的工作,我们必须研究我们自己的行业。如果把制作电影当做企业的话,明明只有尽力去取材就能清楚地明白自己的行业是怎样构成的,却会意外地发现深入了解的人很少。在这个行业不清楚自己的位置的人有太多了。这真是太特别了。

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より ©RVWフィルムパートナーズ

是啊。现在的灯光即使是小的LED亮度也十分高。预算不够的独立电影,只要放几个LED灯应该也能拍出很好的画面吧。

脸上要打稍微柔一点的光,用5千米的HMI灯,贴着白色的膜,从远处照在脸上就可以了。这个是要特意去做的。要是从很近的距离突然照LED灯,用一只手就OK了。这两个做法虽然简单,但要靠经验。我为了想到这种方法,我常常会想“没有什么高明的方法啊”,“没有将计就计的方法吗”,“这样做好吗”,之后才想出来的。《情书》中,为了不让光改变,明明是白天,都要遮住整个房子的光,之后打光。那个场景花了2天才拍好。但是,如果用电视剧的方法拍摄的话,1小时能拍完。如果当时有这些方法应该会挺好的,现在那里的设备全部都没有了。要是少拍2、3天,就能存到5、6百万的存款,这也挺好的。拍《情书》的时候,那时没有投资商,是因为喜欢才去做,最后预算没了,重要的场景也拍不了。没有制片人好好计算开销是件非常悲惨的事情,从那之后,才发现要好好管理支出。重要的场景到最后也不能重拍,只能把后半部分的前半段拍好,到最后没钱的时候和朋友自带便当去工作,要拍摄的场景也只好剩下一点不拍了。开销方面,导演是没有知情权的。在参与电影制作的时候才初次公开预算。直到参加委员会时终于知道全部情况了。拍《燕尾蝶》的时候,决定是否在美国上映时,担心地等待日本的委员的消息,但最后不了了之。虽然想着说着各种各样的抱怨,这算什么呀?出资方没有参加委员会的话,委员会的信息是不能公开的,委员会也没有支配权。《四月物语》之后变成了自制影片,最低限度也要一边争取有干涉权的位置的同时,一边拍电影。说真的,有时不想在突然要转换角色和远程操控两方面做选择,但为了改变现状,争取地位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做了之后才知道这对导演来说是很难的。

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より ©RVWフィルムパートナーズ

YouTube和iPhone的新人会是日本电影的突破口

现在在中国做活动吗?

之前有两部作品计划在中国做活动,这次正在计划第三个作品。主要是想培养年轻人。

这样会影响到Rockwell Eyes inc(电影制作公司)的其他作品吗?

不会的。我是一个人去的。每次活动的做法相似的话是很难的,倒不如自己一个人去开阔眼界。实际上体制在不断变化,年轻人的头脑也越来越聪明。如果这时候国家介入的话,规则也会改变的。维护本国利益是很重要的。很多日本人认为中国是Facebook和Twitter都不能使用的发展中国家,意外的是,中国只是不能进口别的国家生产的SNS而已。在共产主义国家自由是可以被控制的,一旦有新事物产生,就全部复制过去,变成自己国家的原型。因为有了YouTube之后就产生Youku。日本在这样的自由贸易竞争中一定是失败的。

岩井导演会帮助亚洲的年轻人吗?

这样的话会有年轻人会产生很多依赖的啊。而且我也没有能教给别人的东西。大家早就知道各种各样的知识了,在好莱坞学习归来的人也有很多。但很意外他们不受好莱坞的影响,认为导演写剧本是理所当然的,如果可以的话分镜头也描写好最好。在好莱坞也没有主见。被问到“为什么会那么想呢?”,他们就会说“大家都在模仿岩井导演啊”(笑)。学习别人的长处这是很厉害的。不过不能随便模仿别人,还要学习好莱坞的知识,不要觉得岩井这么拍挺好的,就以为会这样拍就很厉害。如果日本人,从在那学习就认为随意模仿别人是正确的,而且还被这种想法洗脑的话,回国之后除了那以外就不会有别的想法了。日本人无论在哪都是被动的。喜欢随便安放自己的灵魂。别人认同的接受的就喜欢。因为在历史上就形成了这样的特性,想摆脱这种特性是相当难的。

总之随着国内的需求不断上升,中国政府也十分积极,今后暂且会很繁荣吧。日本想效仿的话很难的。在影迷发展成熟的国家,政府出资支持,确实能做不客观的新闻。在欧洲就有这种现象,政府用资金帮助电影上映失败后,要收拾乱摊子。作家能自由创作自己喜欢的事情,虽然听起来不错,不过可能那是不是成熟的作家。客观的迎合应该是不想创作的作家吧。韩国和中国都是客观的创作者,同时配合政府的支援,这是电影发展的好时机。在英语中经常比喻成恐龙,从恐龙的状态怎样进化好呢,可能这就是以后日本电影的任务吧。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你认为怎么做才好呢?

我在拍《燕尾蝶》的时候想过这个问题,如果因为自己的风格让客人也这样的话,这反而会发生反作用。如果想用身体去感受的话,尝试去美国和亚洲就好了。在这个世界上一定存在有同样兴趣的人。如果不能满足就去国外填补。这样就能更自由的创作自己喜欢的东西(笑)。但也是不好的前兆的。

不过这次内容没有不好,而且大受欢迎呢。

那是在独立电影的范围内。电影市场在渐渐收缩,要创造出让别人喜欢新的电影,确实是个难题啊。我们年轻的时候大林宣彦出现了,给我们有很大的文化冲击,很多人也去学习他。但是,为什么现在的人都不这么做,很高兴现在的人明白这骗人的把戏,而且小孩特别容易被骗。相反,如果一定要干涉孩子,电影就不能让人期待了。那些无法期待的电影,既花了时间,也给了维斯康蒂和影迷们经验。虽然是以教育为名成立的,马上就办不下去的,作出YouTuber不是很荒唐吗?如果这样还不改变的话,可能就永远这样了。

即使拍摄的每一帧都幼稚而拙劣,合成之后觉得也还不错,所以渐渐地把电影当游戏。电影里面带一点特色、情感和满足感的话,还是由下一代年轻的孩子做比较好。因为我们就是不好的例子,不好的前辈而已。用骗人的把戏影响孩子,让他们认真做事。现在使用YouTube和iPhone新一代年轻人变成新的突破口,因为聪明的人不需要把得到世界的赏识当做目标,他们更想创造出被广大群众接受的有趣的东西。

电影《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团队

导演·剧本:岩井俊二

出演:黒木華、綾野剛、Cocco、原日出子、地曵豪、和田聰宏、佐生有語、金田明夫、毬谷友子、夏目ナナ、りりィ

行政制片人:杉田成道

制片人:宮川朋之、水野昌、紀伊宗之

摄影师:神戸千木

美术指导:部谷京子

造型师:申谷弘美

化妆师:外丸愛

音乐监督:桑原まこ

制作:RVWフィルムパートナーズ(ロックウェルアイズ、日本映画専門チャンネル、東映、ポニーキャニオン、ひかりTV、木下グループ、BSフジ、パパドゥ音楽出版)

工作室:ロックウェルアイズ

原创文章,作者:热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irinfo.com/5/349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