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关注

美团王兴:未来造车新势力只能活3家 如今一语成谶? 技术奇点与技术停滞

去年,美团创始人在社交网络上评论“未来造车新势力仅能存活3家,分别是理想蔚来小鹏”。

作为当前比较火爆的造车新势力之一,威马并没有在其预估名单之列。这引发了威马创始人沈晖亲自下场与王兴隔空喊话,表示愿与王兴打赌,威马会是前三之一。造车新势力惯用这样的方式博眼球,王兴自然心知肚明,并没有接下赌约。

不管外界怎么争论,从今年的情况看,一个基本的定调是,造车新势力已经进入了淘汰赛阶段。

多方面看来,目前造车新势力正在呈现明显的两极分化态势。

蔚来、理想、小鹏、威马已经跻身造车新势力头部

数据最直接,日前乘联会发布的2020年1-5月新能源车型销量榜单中,造车新势力上榜前十的仅有蔚来和理想两个品牌。

如果单纯看造车新势力的数据,效果会更直观。根据新能源产业研究机构高工锂电的数据显示,今年1-5月,产量破万的造车新势力仅有蔚来一家。

(数据来源:高工产业研究院)

王兴此前还提出了造车新势力的三道坎:

1、累计生产过万,目前有蔚来、小鹏、理想、威马、(合众)哪吒这五家做到了;2、单季交付过万,蔚来第二季度有望率先实现,理想估计得等到第四季度了;3、单月交付过万,看看明年有没有哪家能做到。

数据看来,蔚来、理想、小鹏、威马等头部车企已经跨过了累计生产过万阶段,正在向单季度交付过万迈进。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很多造车新势力连第一阶段的累计生产过万都没有实现。行业高峰期的时候,造车新势力的数量超过半百,但现在已经所剩无几。

其实现阶段来看,我并不认为销量能反映出造车新势力的强弱,基础设施建设才是。造车新势力打地基阶段已经完成,蔚来、理想、小鹏、威马等头部企业已经形成,正呈现日日向好的态势。

首先是蔚来汽车,去年李斌还被外界点评为“2019年最惨的人”,今年就“翻身农奴把歌唱”。

今年4月29日,蔚来与合肥系市政府达成协议,后者将向蔚来中国投资70亿元人民币。作为交换,蔚来在合肥建立研发、销售、生产基地,并且蔚来EC6也将引入合肥量产。

不管产品进度还是销量,蔚来都位列造车新势力“头把交椅”。目前,蔚来已有3款车型推向市场,分别是ES8、ES6、EC6。并且研发中心、生产基地、体验中心、换/充电站等一系列基础设施均已初具规模。今年第一季度,蔚来累计交付3,838台。自2018年6月开始交付以来,蔚来累计交付35,751台。截至今年3月底,蔚来已在全国开设87家门店,其中包括22家蔚来中心和65家蔚来空间,覆盖全国60座城市。

另一个典型案例是小鹏汽车,尤其今年以来,小鹏汽车可谓好消息不断。4月27日,被定为决定小鹏未来走向的小鹏P7线上发布。这场发布会采取的各种碰撞元素让小鹏P7迅速出圈。5月18日,小鹏汽车收到了工信部颁发的生产资质。截至目前,小鹏汽车旗下已推出G3和P7两款车型,工厂已投入生产、现金流也非常充足。

小鹏最核心的优势就是其一直坚守的自动驾驶技术。目前大多车企的自动驾驶方案都采用传统的ADAS L2架构,该架构独立运作无法升级。小鹏汽车的产品是国内首批采用自动驾驶架构的量产产品,其最重要的特征是拥有中央计算平台,模块更加完整,系统具备升级和扩展能力,可以通过OTA实现数据能力、地图能力、升级扩展能力的升级。简单点说,小鹏在整车OTA升级上更加彻底,可以不断迭代。这也是小鹏汽车一直反复强调的重点,汽车智能与非智能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整车OTA升级。这也为它在未来的竞争中赢得更多筹码。

威马汽车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案例,其创始人沈晖是汽车行业老兵转型的创业者。沈晖在创办威马之前就职于沃尔沃,曾在吉利收购沃尔沃一战中发挥关键作用。目前威马在造车新势力中也混的风生水起,已推出三款车型,甚至威马EX5在2019年夺得造车新势力交车量第一。

威马是首家同时拥有SUV和轿车生产资质的新势力造车企业,也是目前在自动驾驶、移动出行、智能网联、智能生态全线布局的造车新势力。其在浙江温州建立了生产基地,四川绵阳建立自动驾驶技术中心,海南布局移动出行。各种“骚操作”走的不亦乐乎。

目前,热度较高的造车新势力中,发展进度排在最后的就是理想。不管销量还是产品导入都与蔚来、威马存在差距。但好消息是,去年理想就获得了5.3亿美元投资,由美团创始人王兴领投。

尽管进度很慢,但好评度却很高。理想是唯一一个频繁获得圈外大佬点赞的造车新势力。前有美团创始人王兴表示理想会是未来存活的3家造车新势力之一,后有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公开表扬,称理想ONE是30万以内能找到的最好车型,甚至不惜与网友公开对骂。

大佬之所以看好理想,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理想的造车模式。它是现阶段唯一一个提供增程式出行解决方案的造车新势力。所谓增程式就是即可油驱动、又可电驱动、又可油发电,电驱动车辆的驱动方式。这是未来动力系统由燃油向纯电切换的必然过度方式,也是目前电动车里程焦虑最高效的解决方案。通过这段过渡期,顺势向纯电动力切换,更加稳妥。

奇点、天际们还能坚持多久

当然,除了这几个头部车企以外,大部分造车新势力都处于一片哀嚎的状态。比较典型的包括博郡汽车、赛麟汽车、拜腾汽车等。

6月15日,博郡汽车通过其社交账号发布消息称,公司正在关闭,并决定出售CAD数据、电池管理系统专利等相关资产。

内容显示,此次出售的资产包括:三个汽车平台的CAD数据(覆盖轿车、跨界车和SUV车型);用于安全性和耐久性的CAE模型;初始车辆测试数据;材料、ADAS和性能的工程规范;工程工具;电池管理系统专利。

两天之前的6月13号,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通过内部信的方式告知外界其经营困难的情况。对外的表述也是含糊不清,称“重新定义商业模式”,不想却是以这样的结局收场。

更早几天,赛麟汽车创始人王晓麟同样通过公开信的方式表达了赛麟汽车面临的困境。公司内讧,资金链断裂,项目停滞,赛麟汽车这次能否走出危机尚是未知之数。

近期,拜腾汽车欠薪的消息也不胫而走,甚至有消息称,拜腾汽车离职员工指出,拜腾汽车工厂疑因欠费已被相关方断电,员工也存在大量离职现象。

更早之前,拜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复,受到COVID-19病毒疫情的影响,拜腾的业务运营承受着巨大挑战,目前已采取多项阶段性措施以减少短期固定成本开支,缓解资金压力。

拜腾汽车最早被外界熟知是因为前英菲尼迪高管“中国通”戴雷,拜腾汽车的前身可追溯到2015年富士康、和谐汽车与腾讯共同成立的和谐富腾,后来分家后戴雷带队成立了拜腾品牌,时至今日,拜腾仅发布了一款概念车BYTON Concept。最终止步C轮。不管从入局时间还是各种资源,拜腾都有比较明显的优势,如今走到这般田地,也让不少网友感叹,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此外,奇点、天际等造车新势力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现在已经开始各种开源节流,工资不按时发放,不少员工选择了主动离职。

正如行业最火热的大家预估的一样,当浪潮褪去,方知谁在裸泳。如今造车新势力依然进入下半场,熬过上半场的蔚来们,下半场又会经历怎样的人生。

原创文章,作者:热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irinfo.com/67/341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