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关注

硬汉尤勇智:前女友许晴,2次婚姻,如今58岁后悔没孩子 喜欢骑行的人是不是傻

尤勇的名字经常闹笑话,上大学的时候,有同学在楼下叫他的名字,楼上一个同学伸出头说:“上哪去游泳啊?”

最近几年,观众发现尤勇已经改名“尤勇智”,据说这是高人的指点,“尤勇”容易让人想到“有勇无谋”,加上一个“智”字起到平衡作用。

明星改名一般是为了转运,最近一个月来,在热播剧《装台》、《大秦赋》、《巡回检查组》、《紧急公关》、《山海情》中都有尤勇智的身影,年近花甲的尤勇智再攀事业高峰,看来改名确实起了作用。

1963年12月13日,尤勇智出生在西安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是西北化工研究院的高级工程师。

尤勇智祖祖辈辈都是陕西人,他调侃说:“不化妆的时候我像兵马俑,一化妆我就是唐三彩。”

儿时的尤勇智是令人头疼的问题少年,胆大淘气,经常恶作剧,上学时没进入少先队,没系过红领巾,连团员都不是。

上课的时候,老师在前面讲课,尤勇智在后面用弹弓打老师,老师是刚从师范毕业的小伙子,火气很旺,上来就和尤勇智在课堂上对打。

尤勇智在学校臭名昭著,脸上、腿上都是打架留下的各种疤,女生都不理他,男生的家长告诫自己的孩子不许和尤勇智玩。

1979年,尤勇智得知西安话剧院招收学员的消息,虽然不知道表演为何物,但从小喜欢看电影的他产生了一试身手的冲动,瞒着父母报名参加了考试。

报考人数达到8000多人,话剧院四周站满了人,尤勇智在门口傻傻地看,连考什么都不清楚,居然闯进了复试。

尤勇智演了一个小品,在台上嚎啕大哭,哭得妆都花了,这就是表演天赋吧!

尤勇智收到了西安话剧院的录取书,第二天来到学校说:“这学我不上了,我走了,我工作了。”

老师刚开始不信,说他吹牛,看到录取书后很高兴,把他带到班上说:“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班出了一个人才。”

班上的同学都傻掉了,当同龄人还在迷茫能不能考上大学时,尤勇智就已经解决工作就业的问题了,这是他人生的第一个高光时刻。

尤勇智进入西安话剧院之后,参加了《原野》等话剧的演出,渐渐喜欢上了表演。

他收敛了少年时的顽皮与淘气,不需父母师长的敦促,每天天不亮就跑到西安城墙根儿去朗诵与练声,培养了良好的学习习惯,让父母难以置信。

尤勇智成为西安话剧院一名新晋实力演员,工作与生活都逐渐走上正轨时,却产生了考取大学,走向外面更广阔世界的愿望。

1983年,尤勇智报考解放军艺术学院并顺利通过考试,然而因为单位的一再挽留,他最终没能走进梦想中的艺术殿堂。

备受打击的尤勇智赌气行走天涯,带上300元钱,骑着自行车从西安出发,一路骑行28天,晚上睡大马路,一直骑到上海,回到西安后头发长长的像犀利哥。

1984年,尤勇智揣上50块钱去上海,以西北地区专业课第一名的成绩被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录取。

西安话剧院依然不想放他走,尤勇智来到院长家里一再请求,最终用一份毕业后回西安话剧院工作的保证书换来了上大学的机会。

上大学的机会来之不易,尤勇智是班里最勤奋的学生,每天早早起来跑步上晨课练台词,大学四年他的台词和表演成绩是班上最好的。

他是学校里的大胃王,吃油泼面最高纪录是一斤半,在学校煮方便面每次煮4包,放8个鸡蛋,还有青菜和罐头肉。

他最怕的是形体课,已经21岁的他骨骼基本成型,练习压腿跳芭蕾实在是痛苦的事,因此他经常偷懒,老师发现后毫不客气用棍子打他的屁股。

尤勇智辩解说:“高仓健不是不练芭蕾也可以拍电影吗?我都这岁数了,就别拉韧带了。”

老师斩钉截铁告诉他,上不好形体课,你就是班里的偏科生,别想做好演员。

不甘人后的尤勇智咬牙苦练,终于练就了让人称羡的健美体型。

大学四年,尤勇智穿着时髦衣服,留着胡须,从上到下一副艺术青年的范儿,走出校门总要将上戏的校徽别在胸前最显著的位置,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上戏的学生。

尤勇智以优异的成绩从上戏毕业后,上海人民艺术剧院、青年艺术剧院等知名艺术团体纷纷向他敞开了大门。然而西安话剧院有约在先,最终尤勇智以6000元的违约金换来了自由之身。

1989年,尤勇智来到北京青年艺术剧院工作。初到北京,尤勇智全部家当是一只箱子,里面是证件、几本专业书籍和几件衣服。

单位宿舍紧张,尤勇智没钱租房子,睡过澡堂和候车站大厅。

他去葛优家玩,葛优知道他没地方住,就说你不用走了,睡我家沙发吧。

有两三年的时间,尤勇智就这么混过来的,直到1995年才结束了居无定所的日子,在北京有了立足之地。

尤勇智回忆说,北漂生活初期很艰苦,所幸认识了这些朋友,帮他度过了艰难的阶段,还开阔了眼界,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与良好的人际关系。

1987年,尤勇智出演了周晓文的电影《疯狂的代价》,第一次走上大银幕,拉开了演艺生涯的序幕。

此后他片约不断,在30多年里出演了《庭院深深》、《狂》、《太阳有耳》、《大家族》、《大法官》、《永不瞑目》、《天下无贼》、《赤壁》、《大秦帝国》、《平凡的世界》等上百部影视剧,虽然没有特别大红大紫过,但他成功演绎了众多形象迥异的角色,体验和感受了不同的人生。

尤勇智塑造了很多充满阳刚之气的硬汉形象,在荧屏上当过嫉恶如仇的警察,冷峻坚毅的军人,也当过黑道大哥和冷面杀手,从当代贼头到古代将军,从商界大佬到田头老农,用自己的努力征服了亿万观众。

尤勇智1992年凭《清凉寺钟声》获得金鸡奖最佳男配角提名,1997年凭《大家族》获得金鹰奖优秀男演员奖,2000年凭《梦幻田园》获金鸡奖最佳男主角提名,同年凭《紧急迫降》获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树立了资深演技派男星的地位。

尤勇智事业上算是一帆风顺,感情上一波三折。他说过:“我要提醒一些女孩子,千万别找你崇拜的偶像,当你发现——哟,原来他脚也臭,睡觉也打呼噜,大俗人呀!你会特失望。”

尤勇智上大学时与同班同学刘晓春谈恋爱,一毕业就走进婚姻殿堂。当时尤勇智是穷小子,连像样的婚礼都办不起,也没有房子,两人是标准的裸婚。

爱情敌不过柴米油盐的琐碎,一次又一次的争吵让他们身心俱疲,1989年结束了只有一年的婚姻。

刘晓春

离婚后,刘晓春嫁给了《庐山恋》的男主角郭凯敏,郭凯敏的前妻是著名演员张芝华。尤勇智和学妹萧雪交往过一段时间,也没有修成正果。

1992年,尤勇智主演了凌子风导演的《狂》,女主角是京圈大公主许晴。

没有几个男人能面对大美女许晴毫不动心,许晴的一个眼神就能杀死人,尤勇智心中的爱火再次被点燃,狂热地爱上了许晴,恨不得为她摘星星捞月亮。

但许晴这样的天生尤物注定不属于某个男人,尤勇智、许晴、王志文三人合作《皇城根儿》时,许晴与王志文爆出绯闻,尤勇智对许晴产生了猜忌和怀疑,许晴很反感,提出了分手,尤勇智默默承受着情伤。

提起往事,尤勇智叹息道:“这些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我真不想谈了,人家还以为我没事故意在找事呢。你们千万不要将我和许晴、王志文扯在一起,毕竟过去那么多年了。我想利用我的演技征服观众,而不是靠绯闻。”

屡受爱情的打击,尤勇智把全部心思放在事业上,暂时关闭了感情的阀门。

直到2001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尤勇智认识了中央美术学院的研究生沈蓉。

沈蓉长得漂亮又有才华,38岁的尤勇智再次有了心动的感觉。

尤勇智比沈蓉大了十几岁,有过婚史,他心里有所顾虑,对她说:“我离过婚,不知道你介意不介意。”

沈蓉不在乎,说:“我就喜欢你这样真诚的人。”一个快40岁的男人如果没有感情经历,那才不正常呢!

他们给彼此留下了美好的印象,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步入了婚姻殿堂。

婚后尤勇智对妻子极为宠爱,生活幸福美满。有时他外出拍戏很长时间回不了家,妻子从不抱怨,不管拍完戏多晚,尤勇智都会给妻子打电话,每天为电信做贡献。

尤勇智忙于剧组拍戏,沈蓉忙于学校教学,两人为了事业没有要孩子,年轻时没有孩子的拖累,闲时全国各地去旅游,丁克夫妻的生活十分潇洒。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勇智后悔了,采访时说自己这辈子最后悔的是没有孩子。

如今尤勇智已经58岁,沈蓉也40多岁了,早已错过了生育的最佳年龄,而孩子不是想要就能有的。

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到了什么年龄就该做什么样的事。该学习的时候学习,该奋斗的时候奋斗,该结婚的时候结婚,该生宝宝的时候生宝宝。有些错过的东西就永远错过了,不会再来。

人生没有十全十美,虽然尤勇智没有孩子,但他有成功的事业和热爱他的观众,也是让普通人羡慕的。

最后祝尤勇智这位真性情的硬汉生活幸福,为观众带来更多优秀的作品。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免责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原创文章,作者:热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irinfo.com/67/342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