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关注

gustavklimt作品 不止于金子和情欲女体——奥地利艺术家克林姆特Gustav Klimt作品赏析

我们先来了解下克林姆特:

     克林姆特(Gustav Klimt 1862-1918年),奥地利表现主义画家;维也纳分离派的创导者,是奥地利维也纳分离派第一任主席。克林姆特生于维也纳一个制作金银首饰的世家。我想这是他的作品喜欢用金色的原因。

      克林姆特的艺术深受荷兰象征主义画家图罗普、瑞士象征主义画家霍德勒和英国拉斐尔前派的比亚兹莱等人的艺术影响,同时吸收了拜占庭镶嵌画和东欧民族的装饰艺术的营养,致使他的画具有“镶嵌风格”。后来由于他对色彩强烈、线条明快的中国画以及其他东方艺术发生兴趣,致使他的画风又发生新的变化。

克林姆特的画面具有强烈的装饰色彩,辉煌的色彩伴随着扭曲的人体,透出情欲和略带颓废的美。有些作品带有浓郁的伤感和神秘。克林姆特生于维也纳一个制作金银首饰的世家。我想这是他的作品喜欢用金色的原因。他在作品中运用沥粉、贴金箔、嵌螺钡、贴羽毛等等特殊技巧,取得特殊的艺术效果。克林姆特的作品有与他作品浓艳的色彩和情欲表现不相称的严肃和忧伤内涵。

      我们知道,一谈到克林姆特,第一印象就是金子,情欲女体,其代表自然是那幅非常壮观的《吻》和充满传奇色彩的《阿黛尔》(又名《金衣女人》)。但克林姆特的价值是很丰富的,这两幅画集合了他大部分风格特征,再加上闪亮的金子,所以显得尤为耀眼,但他的其他作品也非常精彩。

杰出的新古典主义画家

     伟大的画家不是瞬间养成的,克林姆特首先出道还是以一个学院派,新古典主义艺术家的身份。他一出道就极为成功,其学院派绘画的基本功极高。新古典主义绘画的两大主题,他都能驾驭自如。

     一是优雅的人体,要想从贵族和富人那里赚到钱,优雅的人像是必须的,他的功力可以从下面这幅画看出来:

《Idylls》1884

这幅早期作品具备一幅优秀的新古典主义作品所需要的全部特质,写实到位,男体健美,辅以古典均衡的构图,能画出这样的作品,订单如云是必然的。

《雕塑的托寓》1889

  优雅的女体,克林姆特也是随便hold住的,这幅《雕塑的托寓》正面呈现一个非常美好的女体,而女体的背后则是各种形式的雕塑,有古希腊神像,浮 雕,左下角的黑色雕塑是新时代的罗丹风格,手托新古典风格的胜利女神,囊括了从古到今各个关键时期的雕塑风格,业主不喜欢是不可能的。

      这种将托寓主题作为背景放到极大也是克林姆特非常喜欢的构图,后面还会反复出现,这种构图的背景营造了一种宏大的崇高感,和前景优雅的女体互为衬托,两种形态的美效果互相加强,富有张力。

       除了对人体的掌握,另一个学院派艺术的功底就是对群像的把握了,群像是很难的,画零散的个人,可以画模特,从其他画上借鉴一下,群像就没那么容易 了,每个人姿势不同,人和人之间还有交流,还有业主特定的要求,只能靠速写和默画。克林姆特受当时奥匈帝国皇帝弗朗茨一世委托,为维也纳的城堡剧院 (Burgtheater)画装饰画。这幅《伦敦环球剧场》是其中之一,画的是伦敦环球剧场的一角,画中左侧是舞台,正在上演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一个场景, 观众们正在很投入的观看。他这个群像画的着实好,关键人物个个出彩,舞台上朱丽叶正假死中,一袭白衣,头枕鲜花,很是美好,而罗密欧已经服毒自尽,伯爵已 经被杀倒在一旁。最精彩的还是下面的观众,这是剧情高潮的阶段,观众们明显被剧情调动了起来,前面那个黑衣观众甚至站了起来,身体前倾,恨不得扑向舞台。

《伦敦环球剧场》1888

真正厉害的群像还是这幅全景画,这是城堡剧院内景,色调温暖,场景宏大,金碧辉煌,人物姿势神色各异。除此,画面中的人物都注视舞台,但明显并不是 剧中的场面,可见必然有大人物在舞台上吸引观众的注意,这个人当然就是皇帝了,因为这幅画,皇帝为他颁发了金奖,代表上流社会对他的最高认可。

《老城堡剧院》1888

  除此之外,他为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画的装饰画也很出彩,这幅画绘于博物馆中庭宫门夹缝中,现场距离太远看不清楚。可以看出来克林姆特对风格是很敏感 的,这幅画是配合艺术史博物馆收藏的大量埃及文物,这幅画中的女子头饰,佩饰都是埃及风格,背景的大鸟也是古埃及的神像,下身的后方有象形文字等古埃及符 号。除了这些符号和装饰上的融合,我们可看到画中女子的妆容也极富埃及风味。

艺术史博物馆壁画,1890

对当时各派风格的吸收
      要成为一个伟大的画家,光有学院功底是不够的,依靠他的水平,他完全可以画一辈子新古典主义的画,像布格罗一样把新古典推向极致,名利不愁。然而克林姆特的又一厉害之处在于能够打开思路,尝试当时流行的各路风格,这从上文中他为埃及馆创作的壁画就能看出来一些端倪,而且他对各种风格的探索仍然不妨碍他的画在当时卖出极高的价格。
惠斯勒
      惠斯勒是当时欧洲影响很广的画家,他对克林姆特的影响主要在肖像画,惠斯勒的画致力于对色彩搭配的探索,尤其是色彩的音乐性。他的《白色交响曲一号》和《玫瑰红和绿色:虹》对克林姆特这幅肖像画有明显的影响。构图和柔美朦胧的技法来自于《玫瑰红和绿色》,甚至于裙摆的摆放和画中女性的姿势都一模一样;而色调搭配则取自《白色交响曲一号》,前景背景都是白色,色彩变化丰富,微妙,浓眉大眼的女主和女主的头发为整幅画的焦点,窃以为这幅画的水平超越了惠斯勒的两幅画。

克林姆特《Serena Lederer 像》 1899

     还有这幅《Sonja Knips像》则有惠斯勒的《白色交响曲二号》的痕迹,尤其是构图和裙子的画法,还有背景点缀的花枝,少女手中的红书简直就是直接致敬。

克林姆特《Sonja Knips 像》1898

萨金特
萨金特是另一位对克林姆特有影响的肖像画大师,克林姆特这幅《玛丽夫人》似乎有萨金特《X夫人》和《伊丽莎白夫人》的痕迹,萨金特的《X夫人》中的女主前胸和胳膊袒露,并扭过头去着意突出她优雅的颈部和侧脸,非常耀眼,美则美矣,不免直白。《伊丽莎白夫人》的女主庄重贵气,目光坚定。而克林姆特这幅画则是萨金特这两幅画的折中,服饰保守,同时也突出了美丽的前胸和颈部,风度矜持,完美的表现了一个有良好教养的淑女形象。

克林姆特《Marie Breunig 夫人像》1894

这幅玛丽夫人背景和前景的色调选择有惠斯勒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背景的色彩区块化,不同颜色区块之间的关系有韵律感。

印象派
莫奈
如果说上文的画多少还是传统的,那接下来克林姆特就要脱离主流艺术圈的审美了。克林姆特的风格从那幅粉红色的少女肖像开始已经偏离学院派绘画的轨道,而印象派的影响则拉大了偏离角。他对印象派的学习还是以风景为主,这幅《萨尔茨堡附近的艾格尔湖》就是很好的印象派风格作品。在这幅画里他似乎很想表达黄昏时天空,湖面和远处草地的光感,笔触柔美,气氛恬静。再看这幅画中远处睡莲的细部,基本可以认定他在尽力学习莫奈的睡莲,然而这只能算是相对保守的尝试,但人家功力深厚,就算是尝试,一切扔在控制之下。

《萨尔茨堡附近的艾格尔湖》1899 细部

而这幅《阿特湖中的小岛》(1902)就完全是模仿印象派的技法了,我还不能直接说这是效仿莫奈,虽然近景的湖面确实和莫奈的画法很像,但远处小岛的倒影却是点彩画法。但和莫奈极富动感,变化无穷的笔触不同,克林姆特的笔触总是排布的很整齐,这已经暴露了他的那颗装饰心,之后他的风景画越发大胆,他对装饰性的偏爱也表现得越发明显了。

《阿特湖中的小岛》1902

梵高
克林姆特对艺术界的新动向很关注并且主动紧跟,1912年他的艺术已经非常成熟了(《吻》作于1908年),但他仍然在尝试梵高的风格,很显然他从画展上看到了梵高的画,那个时候梵高已经出名了。这幅《Kammer宫大道》像梵高一样为大道两旁的树描上了黑色的轮廓线,树干和树枝的线条也更富动感,虽然和他之前学习莫奈一样仍然相对保守,但他对梵高富有生命力的笔触显然是有所体会的。

《Kammer 宫大道》1912

雷诺阿
克林姆特对雷诺阿的借鉴并不明显,他们对裸女皮肤的处理有类似之处。一是笔触柔软,比起光滑的学院派皮肤,他们的笔触沿着身体方向流动发展,给女体的肌肤带来柔软的感觉。二是他们笔下的皮肤色彩都有微妙的变化,呈现出一种宝石般斑斓的质感,雷诺阿主要是通过色彩实现这一点的;而克林姆特则是通过笔触本身的质感,他画的每一笔皮肤都会故意改换笔触方向,从某一角度看,只有特定方向的笔触反光,移动到另一角度,反光的色块慢慢变化,由此形成了一种闪耀的质感,这个感觉图片无法传达,只有现场移动观看才可以,就不放图了。

克林姆特《金鱼》局部,雷诺阿《沐浴后》局部

原创文章,作者:热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irinfo.com/67/351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