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关注

“数字敦煌”张开文化传播的翅膀

作者:西蒙

据国家文物局的消息,日前“数字敦煌”入选2022年世界互联网大会“携手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精品案例”,这是在全球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网上文化交流、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网络安全保障、网络空间国际治理五大领域200余项案例中获选的12项案例之一。

正如敦煌研究院院长苏伯民所说:“这是用技术点亮国家艺术瑰宝,向世界生动展示美轮美奂的石窟宝库,为跨域文化传播、创新文化成果提供了精彩样本。”文化交流传播借助网络技术的新方式,对内发挥着历史文化知识的普及作用,对外扮演着“讲好中国故事”的角色,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起到了重要作用。

打开“数字敦煌”的网站,我们便可发现国宝知识数字化的魅力。比如,搜索“飞天”就能看到莫高窟石窟的照片。众所周知,普通游客进入莫高窟是不被允许摄影的,窟中珍贵的雕塑和壁画都需要专业人士的保护。这增加了莫高窟的神秘性,也让很多魅力非凡的石窟文物,无法通过游客的讲述向外传播。如今有了“数字敦煌”,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感受敦煌的魅力,通过官方的高清图片,还能看到壁画的诸多细节。从这一点来说,“数字敦煌”带给人们的震撼,可能比身临其境还要更大,多数游客在景区中只能走马观花,并没有充足的时间和机会对这些珍贵文物一一端详。

毋庸置疑,“数字敦煌”张开了文化传播的翅膀,赋予了中国传统文化更强的传播力。信息接受者在“数字敦煌”中,同样可以感受仿若置身洞窟一般的强烈沉浸感。“数字敦煌”设置了许多已开放石窟的“全景漫游”,人们可以在其中随意“探索”石窟的各个部分,凭个人喜好仔细观察雕塑、壁画的各个细节。这一技术,如同电子地图中的全视角街景一样,先由专业技术人员对所处环境进行全方位的拍摄,再转化、呈现在数字平台上。进入全景视角后,用户不仅可以看到正面的佛像,还能看到两侧的雕塑,以至于头顶的壁画。这样细致的技术可以让用户最大程度感受到古人在雕刻艺术上的巧夺天工。这样一来,即使曾经对历史文化不太感兴趣的人,也能在“探索”的过程中,像玩电脑游戏一样发现其中的乐趣,从而渐渐形成对文物与历史的兴趣,提高考古文博的知识素养。

“数字敦煌”的另一大特点,在于人们可以通过洞窟建设的时间来检索相关文物信息。比如搜索“北魏”,就会发现莫高窟里建造最早的几个石窟的信息:第249窟建于北魏晚—西魏初,第254窟建于北魏,第257窟建于北魏统一河西后。再比如搜索“隋朝”,用户就可以看到第420窟。这样精准的时序定位对于研究莫高窟的文博专家和考古学生而言,无疑大大提高了检索效率,进一步促进了海内外对洞窟文化的研究与交流。

纵观文博行业的发展历史,走向网络化、数字化是一大趋势,很多世界知名的博物馆和历史古迹,都相继开设了线上游览。网上文化交流消除了地理的阻隔,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里的人都可以足不出户地饱览历史文化。但是同时,如何用好数字技术,借助其提升自己的文化传播能力,也就成了值得深思的问题。

对此,首先得找准自己的传播优势,不能盲目跟风。如今数字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但只是将文物信息数字化,不一定有好的传播效果。这一工作的关键在于需要明确自己的文物特色,找准传播优势。敦煌的文化魅力来自莫高窟,而莫高窟的核心就是古代的佛像和壁画。抓住后者这两个关键因素,进行科学化、信息化的传播,就显得尤为关键。

与此同时,还得做好多媒体端的传播。数字博物馆不一定非要以网站为载体,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移动终端也成为了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载体。如果能在手机的应用程序软件、小程序、短视频平台上进一步展示数字化的文博信息,就能具备更强的传播力与互动性。

除了传播渠道的多样化,还得“接地气”“会讲故事”,以更加通俗的方式,将严肃的历史文博知识转化为生动有趣的故事,让年轻人在学中玩,在玩中学,寓教于乐,增强用户与数字文博信息的互动性。如今在一些视频网站上由弹幕组成的“互动文化”正体现了年轻网民的态度,“数字敦煌”这类新平台,也不妨在视频网站上找到自己传播优势,加强与年轻网民的互动与交流。

经过以上种种举措,历史文物就会在新的互联网时代“复活”,考古文博知识也能得到更大范围内传播。像莫高窟这样的古代文物古迹,在中国不计其数,如果它们都能被数字化、网络呈现化,就会逐步形成一个不同于文物实体的“文博元宇宙”空间,这也将对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发挥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提供坚实有效的支持。(西蒙)

来源: 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

原创文章,作者:热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birinfo.com/67/383051.html